会议产业网——《会议》杂志官方网站
   搜索文章
第十二届中国会议产业大会(CMIC2019)
杂志文章
首页 > 杂志文章

会议产业全球概览(之二)

2013年01月25日    来源:《会议》杂志    围观:5633次       

    本文节选自《Measuring the Economic Importance of the Meetings Industry会议产业经济重要性测算》一书

编译  |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  北京市东城区旅游发展委员会

2.1.2  展览发展趋势
2.1.2.1  需求
    展览业的全球概况更是难以提供。虽然人们对展览1的定义有一致的意见,会议产业理事会(CIC)的定义也提供了范例,但是这个产业发展趋势的全球信息还是很少。业内人士往往用展览空间大小来评估其表现,但这些测算的边界没有一致性。
    关于南非展览业(Heath等,2005)的一项研究,以及澳大利亚(Deery等,2005)的一项研究可以外推到全球发展趋势。例如,在南非,展览组织者举办的每项展览平均人数从2001年的1.97%增长到2004年的2.2%,大部分展览(77%)每年都在举办,这与澳大利亚的情况(73%,2003年)相一致。
    与国际会议产业的趋势相一致,展览天数从2002年的4.86天降至2004年的4天。这个4天的平均水平也符合美国2004年3.7天和澳大利亚2003年3天??(Heath等,2005)的国际会议发展趋势。
在试图获得来自美国和加拿大展览业的一致数据中,展览业研究中心(CEIR)已制定了会展业指数,测算一系列产业的发展指标。这仅为北美提供了数据,但不提供任何全球概况。

2.1.2.2  供给
    对展览业供给方的信息是有限的,也有与报道不一致的地方。例如,在非洲,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报告说,虽然有些地方如突尼斯、津巴布韦和加纳有专门的展览、交易会,但其它国家和地区也使用文化、体育等其它场所用于展览。
    在美洲地区,展览业大幅增长,如墨西哥、古巴、库拉索岛、巴西、智利、巴巴多斯和百慕大国家都在扩大它们的设施。越是成熟的市场,如北美等地,展览部分似乎没有持续增加。
    亚洲和太平洋地区拥有众多展览设施,如中国香港和印度成为其中最大的展览空间供应商。虽然由于SARS疫情使香港展览数量在下降,但展览似乎已经恢复,新的展览中心也已经建成。
    欧洲举办世界上最大和最全面的传统展览。特别是,德国有六个大型展览地点,而英国、卢森堡和摩纳哥也增加了展览的能力。
    最后,中东地区在提升展会形象,特别是在使用高科技。迪拜展览中心专用机场和巴林国际展览中心已增加了中东地区展览的能力。
    概括地说,展览业与国际会议产业有类似的增长趋势。展览活动预计将增长,但展览持续时间在减少。
    会展业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在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加剧。如中国有57个新的会展中心目前在建,迪拜已经计划建设城市74亩专用土地发展展览业。印度有5个新的会展中心(澳大利亚旅游局,2005年)。对于较小的展览国家,如南非和澳大利亚,也有机会发展区域战略联盟,以抗衡这种竞争。

2.1.3  奖励旅游发展趋势
    在会议产业三个主要组成部分中,奖励旅游研究最少。企业实施奖励计划以促进销售、增加利润、改善服务、提高士气、留住员工或表示高度认可。
    这个部分缺乏研究很大程度上可以用保密程度来解释。正如斯里兰卡会议局报告2004年(第3页),“发展波动情况对比与预计的过程中,奖励旅游的数字已经再次被冷落,酒店不情愿或无力从一般的旅游资料中单独辟出奖励旅游的数字,而且提供这些数据信息将不利于他们的业务发展。”奖励旅游被认为是会议产业内收益最高的产业部门。全球范围内的奖励旅游市场是一个“很多亿美元的全球产业”(SITE,2004)。
    虽然难以提供世界各地的趋势,但也有一些共同的要素发生变化。例如,奖励旅游方案的持续时间平均记录已由7天缩短至美国的4天(SITE,2005年)和澳大利亚的5.1天(Deery等,2005年)。由马耳他旅游局进行的一项有关2000-2001年奖励旅游的综合研究显示,奖励旅游计划持续时间下降到4天。
    奖励旅游可能是最容易受到世界事件波动影响的活动。据SITE2003年奖励旅游研究,过去2年没有使用奖励旅游机制的受访者中,对成本的关注是他们不使用奖励旅游的主要原因。其它因素包括程序公正性、项目结果的不确定性、能提供的奖励旅游产品种类、不太了解奖励旅游方案或如何对结果进行测算、以及行政、法律/负债和管理能力等。
    澳大利亚研究(Deery等人,2005年)发现,参与奖励旅游产业的企业丢掉业务有多种原因。其中包括公司选择更便宜的替代品,其它如SARS、9?11事件影响、巴厘爆炸案、不断增强的竞争、没有航班、目的地无法满足参与者需求、距离障碍和签证的问题等。
    综上所述,奖励旅游是产业会议一个利润丰厚、却十分不稳定的部分。这个部分极具竞争力,新的目的地不断取代旧的、缺乏吸引力、可能不太安全的目的地。中国和印度等地新市场不断涌现。奖励旅游部分面临的挑战是吸引这些新的市场(往往是目前产量较低的市场)进入到能长期停留的项目中。

2.2  目前数据采集的实践
    会议产业数据采集有多种方式,本节总结了现有研究中所使用的技术。
    将会议产业作为旅游业的组成部分来讨论是有价值的。图3提供了会议产业简单的模型。
    会议产业有两个主要方面:需求方和供给方。出于这项研究的目的,在本报告中需求方被定义为参会代表(消费者),供给方被定义为组织者、场地及接待机构。虽然其它商品供应商的活动和服务(例如代表团在参会过程中使用的住宿、交通等)也被用作评估参会者的经济贡献,但这些供应商不属于会议产业的组件。在一些情况下会有重复交叉,如主办单位成为会议组织者,在某些情况下,场地也可能成为组织者。这都会对数据采集产生影响。
    需求方采集参会代表总量、他们的客源国及在会议注册费和其他商品服务上的支出数据。供给方采集有关会议的组织者、参会人数、主办/筹办这次会议相关成本与收入的数据。
    要了解一个产业的全貌,需要同时采集需求和供给两方面的数据。仅有需求方数据不能识别产业的全面经济贡献,而仅有供给方数据则不能确定参会者在举办地以外所发生的额外开支。

2.2.1  全球机构的数据采集
    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在其《旅游市场趋势调查2004》中,通过询问每一个国家“是否统计在本国举办的国际会议数据”而做了整合。没有获得数据的主要原因是在数据采集时对会议产业没有定义。同样,在评价会议产业重要性和产业规模时描述更少。
    这些需求的估计,各国通常是提供国际会议旅游在总入境旅游规模中所占的百分比。此方法的困难是:
a)由于没有应用于会议产业的一致定义,因此在估计会议活动规模方面,从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千差万别;
b)这些数字不包括国内会议市场,尽管这也许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
    其它采集数据的全球会议产业机构是具体的产业组织,如国际大会及会议协会(ICCA)、国际会议专家联盟(MPI)、国际奖励旅游管理者协会(SITE)、国际协会联盟(UIA)和励展旅游展览展览(Reed Travel Exhibition)。这些组织提供的定期报告包括:《关注未来》(MPI);《产业现状》(成功会议);《国际协会会议市场:统计报告》(ICCA);《五年趋势报告》(EIBTM);《经济影响研究》(CIC);《国际会议统计》(UIA);SITE基础产业报告(SITE)。
    虽然这些机构定期采集一致的数据,但它往往是在特定背景下,例如,纯粹的国际会议(ICCA,UIA,MPI)或奖励旅游(SITE)。总的来说,这些报告不倾向于提供会议部分的经济评估报告。只有少数报告包含了有限的定义和可使用的方法。
    尽管这些报告为业内人士提供了一个“快照”,但很难辨别测算和分析的设想支撑,因此,虽然这些报告是有用的,它们也强调了一个更一致的数据采集过程,但是,在使用一致的数据跟踪一个产业的整体评价中,这些数据起不到什么作用。

2.2.2  各国旅游组织的数据采集
    有关会议产业或产业组成上,有些国家已经进行了一些研究。这看起来似乎能够采集需求和供给方更精确的数据,也能提供更多在使用方法上的信息。这些报告总的来说为旅游部门规划提供了足够的细节。本项研究所收集的报告包括:
《西班牙2003年梅尔卡多周末休闲报告》(西班牙旅游研究院);
《美国赴加拿大商务旅行者研究综述2002》(加拿大旅游局);
《英国会议场地调查2003》(英国旅游局);
《以色列会议旅游特征》(以色列旅游部);
《全国商业节事(Event)研究2005》(澳大利亚可持续旅游合作研究中心);
《马耳他2000-2001年会议及奖励旅游市场》(马耳他旅游管理局)。

2.2.3  会议局和城市报告
    全球数据采集水平在各城市及各地区之间往往有很大不同。数据采集和分析水平方面详细程度也很不同。这些研究普遍都考虑了需求和供给双方面的问题。芬兰会议局和斯里兰卡会议局的报告就列举了会议局联系业界并获取数据的情况。

2.2.4  以往研究综述
    为了能在数据采集和使用中提供一些思路,特将一些调查会议产业价值的详细研究总结如下。这些对课题组研究做出贡献的是:
《旅游产品研究》,西班牙国家旅游局;
《会展业》,斯里兰卡会展局;
《世界会议统计》,芬兰会展局;
荷兰旅游会展局;
《多伦多商业会议(Conventions)的经济影响(2002)》,安大略省旅游和娱乐部;
《会议(Conferences)直接开支的估计》,英国旅游局;
《经济收益调查》,法国议会;
《以色列会议旅游的特点》,以色列旅游部;
《全国商业节事(Event)研究:对澳大利亚商业节事(Event)的产业评价》,澳大利亚可持续旅游合作研究中心(STCRC);
作为一个案例,西班牙一项经济研究结果载于附录C。澄清术语使用尤其重要,因为有关“经济影响”这一术语的正确使用常常是混乱的。

2.2.4.1  经济“贡献”,而不是“影响”
    有时,评论家和报告错误地引用了会议业的“经济影响”。一些研究甚至将会议有关的开支做为其“经济影响”。在这里,对“影响”概念的使用应持保留态度,因为这个差异对会议产业经济可能会造成冲击(正面或负面)。因此,虽然它对探讨一些事件对国际会议产业的“影响”是有意义的,但它对研究会议产业对目的地经济的“影响”并没有意义,经济贡献通常是通过对国内生产总值(GDP)、总增加值(GVA)和就业进行测算的。
    在这种情况下,旅游卫星账户是测算旅游需求变化经济影响的重要信息库,但本身并不是一个评估影响的技术。影响是指具体的事件或活动在经济贡献中造成的影响,而不应混淆“贡献”本身。贡献测算经济内产业的规模和整体意义。经济影响意味着,贡献和需求在涉及到广泛而全面的经济互动效应后变化的结果。经济影响可能通过运用具体的(如可计算的一般均衡模型等)经济建模技术对最终经济需求的变化进行研究。

上一篇:会展行业不缺人 缺的是人才
下一篇:会议组织者期待的事
《会议》杂志
《会议》总第79期

总第79期

北京亿文思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8100742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