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会议产业网——《会议》杂志官方网站
   搜索文章
杂志文章
首页 > 杂志文章

《会议业纵论》(摘)

2016年03月08日    来源:    作者:刘海莹 许锋    围观:1798次       


8.6  演讲人服务公司如何网罗演讲人

  一种情况是演讲人“自投罗网”,自己主动联络演讲人服务公司,毛遂自荐,先行寄上自己以前的演讲录像和简历以及其他证明材料,如出版的书、别的公司的推荐信等等。但更多的情况却是演讲人服务公司像猎头公司一样,嗅觉敏锐,眼睛紧盯有可能成为专业演讲人的种子选手,主动出击,率先联系本人或其助理/经纪人,不停游说,或动用其他社会关系,抢先签约。只要有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刚刚出了新书的作家,刚获了奖的钢琴家、舞蹈家、演员和记者,刚成了名的经济学家/研究人员,刚退位的政要、部长和大企业的CEO/董事长,刚徒手攀岩成功、创造了世界新纪录的探险家、极限体育爱好者和专业运动员,就马上会有好几个演讲人服务公司争先签约。因为这些名人属于稀缺资源,一旦被竞争对手签约,就意味着自己少了一张王牌。在欧州、北美和大洋洲,一届政府下台,就是演讲人服务公司跟刚刚卸任的政要签约的最佳时机,这些人都是炙手可热、风头正健的演讲人。趁热打铁用在这些人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出名要趁早,演讲人挣钱也要趁早,时过境迁,因为人们很快就会“冷淡”几年前还大红大紫的明星,所以,我们看到总统总理首相部长市长退位后会旋即签约演讲人服务公司,以尽可能在短时间内凭借人气接受邀请做演讲,他们身上的光环、荣誉日渐消退的时候,就是他们的演讲费用下降之日,只有极少数真正世界级、机具影响力的政治家如布莱尔、克林顿、小布什等仍然维持着高身价,但假以时日,比如,奥巴马总统卸任后,克林顿的身价就自然而然地下降。
  2014年1月31日,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卸任,2014年1月29日9 前就与All American Speakers演讲人服务公司签约。伯南克掌舵美联储八年,可谓功过参半,刚历任,炙手可热,所以All American Speakers演讲人服务公司网站上没有列出他的身价,而同为该公司签约演讲人的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的演讲费用是10万美元以上。
  演讲人服务公司还善于发现尚未成名的苗子,如会在一个作家出名之前,就已经通过出版社找到此人。只要书一出版,作家就同时成了演讲人。演讲人服务公司对演讲人和会议主办方/承办方可谓精心伺候,都是7/24开着手机,即时刻对客户和演讲人的需求做出响应。

8.7  中国的缺憾
  一方面,对于国外专业演讲人而言,中国是一个充斥着演讲机会同时也是发财机会的风水宝地,来自中国的需求很大,因此我们从报章、网络上看到一波一波的国外前政要、大学教授、企业高管走马灯似地来到中国演讲,演绎了一个个到中国掘金的新版本。
  2001年1月19日,克林顿卸任总统,离开白宫,就开始了全球范围内的演讲。2001年5月8日克林顿到香港财富论坛上作演讲,据估计,克林顿的“出场费”绝不低于10万美元10 。2002年5月23日,受深圳京基房地产公司和《商业周刊》之约,克林顿来到深圳发表有关中国加入WTO之后的经济走向的演讲。这场大约半小时的演讲加20余分钟的提问,使他有了25万美元的巨额收益,比他2001年在香港财富论坛上发表演讲得到的费用翻了一番还多11。
  2003年11月,克林顿顿受四川剑南春集团之邀来访,三个小时,他参观了剑南春酒史博物馆,讲演了“美国市场准入”,仅回答了三个提问,收入40万美元12  。
  克林顿是一个伟大的演说家,卸任后到处赶场子挣钱,2010年他在南非一个论坛上承认“卸任前真是没啥钱,但离开白宫后一直干得不错(靠演讲挣了不少钱)”,这里面自然少不了来自中国的贡献。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2007年11月6日到广东东莞进行演讲。虽然布莱尔只在东莞逗留3个小时,但其出场费、高规格酒宴等花费,总共用去1000多万元13  。布莱尔2007年6月从首相变成前首相,当时的演讲费自然不菲。
  2009年4月18日,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来了另一位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博鳌之行是小布什卸任美国总统后第一次出国访问。小布什的包机是一家公司赞助的,数十万人民币的演讲费看来是“优惠价”。
  中国的市场确实很大,需求又很强劲,“人儍钱多速来”吸引着众多国外演讲人来华纷纷淘金。
  但另一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本土太缺乏专业演讲人了,这也是中国会议业不够发达的原因之一。太多的会议充斥着低质量的演讲和讨论,台上演讲人自己都不知所云,底下听众昏昏欲睡。因为听不到高质量的演讲,很多潜在参会者就此打了退堂鼓。
  在国内会展业的论坛上,我们经常见到的是中国驻法国前大使、国际展览局前局长吴建民。有理由相信,吴建民先生与《中国会展》杂志社的私交甚好,因此这几年《中国会展》杂志社主办的中国会展文化节,吴建民都会发言。2013年12月23日,《中国会展》杂志社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了2013中国会展风尚大典,吴建民再次作为嘉宾上台发言。吴建民是一个相当优秀的演说家,从来都是脱稿。但每次都请同一个演讲人,对于参会者和媒体来说,毕竟少了一份新鲜感。
  在国内,我们能想到的有名的演讲人有张维迎、郎咸平两位经济学家,冯仑和任志强两位企业家,人数极为有限。郎咸平和任志强都是属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演讲人,张维迎和冯仑则是公认的有独立思想、理性思考的经济学家和企业家,他们的演讲广受好评。
中国为何出不了专业演讲人?
  中国的文化、官本位、中庸之道、迷信权威、没有个性……要说理由有很多很多。我想,归根结底,一是因为我们不敢说。在位的官员、国企老总、私企老总、高校教授、科研机构的行政长官和研究人员都有很多顾忌,“不敢说”成了一种普遍心态,不说不会犯错误,即使说也是藏着掖着,四平八稳,谁也不得罪。即使退休了,也仍然不敢说,因此宁愿念稿子,也不愿意得罪他人。二是因为我们不会说。我们从小接受填鸭式教育,写文章都是同一个套路,我们的汇报、总结、建议、方案和做的陈述、现场演讲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套话废话多,少了真实的自我,个性不明显,说话几乎都是一个调调,不能勇敢表达自己的想法。美国的中学生、大学生参加很多社团和社区活动,老师、家长都鼓励孩子做真实的自己,学生有很多的演讲、陈述的机会,所以造就了美国人都特别能说。
  中国出不了优秀的演讲人,还在于我们缺少幽默,或者说缺少在公共场合展现幽默、风趣的一面。在美国,上至总统,下至议员、州长、市长、CEO,上台前都要狠背几段幽默语录或段子,避免讲话时台下没有发笑。美国政治领袖和企业领导的幽默大都以调侃自己,展露自己隐私和短处为特点。而我们总是要维护自己的光辉形象,无法拿自己开涮,严肃有余,活泼不够。
  没有了优秀的专业演讲人,我们去参会就少了一份会前的期待和憧憬,在会场听到味同嚼蜡的演讲不免大失所望,便觉得会议了无情趣,便不再愿意付费参会了。
  2011年12月14-15日,《财经》年会在京举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教授科斯在会上发表视频致辞。他说我有重要的话要对中国说,“如今的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重要问题,即缺乏思想市场,这是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开放、自由的思想市场,不能阻止错误思想或邪恶观念的产生,但历史已经表明,就这一方面,压抑思想市场会导致更坏的结果…..思想市场的发展,将使中国经济的发展以知识为动力,更具可持续性。而更重要的是,通过与多样性的现代世界相互作用和融合,这能使中国复兴和改造其丰富的文化传统。假以时日,中国将成为商品生产和思想创造的全球中心。”
  其实,不但是中国经济缺乏思想市场,文化、社会同样也缺乏思想市场。中国什么时候不再缺乏思想市场,什么时候中国就会涌现出大批优秀的专业演讲人,那个时候中国会议业才能有一个质的飞跃。
上一篇:MICE 2016:新环境与新趋势
下一篇:访苏州金陵观园国际酒店总经理 宣军
北京亿文思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8100742 号